今天谁敢动手

- 编辑:admin -

今天谁敢动手

  张若尘长啸一声,体内的真气全部调动起来,毛孔中溢出一缕缕血气,凝聚成一根淡淡的血柱直冲长空。
 
    “血气冲天,他居然这么快就达到玄极境后期了!”端木星灵的眼睛一亮,睫毛轻轻的眨动,心中为张若尘的修炼速度感受吃惊。
 
    五天以来,张若尘的进步实在太大。端木星灵能够清晰的感觉到,他的修为,每天都是一个新的台阶。
 
    就算有充足的修炼资源,这样的进步速度,也相当夸张。
 
    张若尘体内的骨头和肌肉都在响动,既像是龙吟,又像是象啸,体内逸散出来的血气也越来越浓。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身体一动,化为一道疾风,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他的速度达到每秒四十四米,又上升了一个台阶。
 
    “好快的速度,堪比玄极境大极位的武者。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的眼眸变得更亮,张若尘的天资让她感到吃惊,仅仅只是半个月的时间,就已经变得如此强大,不是亲眼所见,简直难以置信。
 
    她终于对张若尘击败风知林有些信心了!
 
    “以他的进步速度,半个月之后,要击败风知林,绝不是难事。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伸出手掌,掌心吐出真气,迈出脚步,就像是踏风而行,显得十分飘逸。她竟然主动对张若尘发起进攻,一掌打了出去,在手掌的前方出现一片淡淡的真气气浪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张若尘承受了端木星灵一掌,身体向后爆退了三步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的真气太寒冷,在张若尘的手上结出一层白色的寒霜,冻得张若尘手臂发麻。
 
    这是端木星灵第一次主动出手,张若尘不仅不惧,反而大喜,再次打出掌印向着端木星灵攻了过去。
 
    玉净真气涌出,瞬间就将手掌上的寒霜融化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的速度快如鬼魅,掌法也相当灵巧,逼得张若尘不停后退,打得张若尘毫无还手之力。
 
    仅仅只是交手了三招,端木星灵就一掌打在张若尘的胸口,将张若尘震飞十多米远。
 
    张若尘一掌拍在地上,身体临空一翻,稳稳的落到地上。
 
    刚才承受了端木星灵一掌,体内的五脏六腑都是猛然的一震,受了一些轻伤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笑道:“你猜我刚才用了几成功力?”
 
    张若尘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笑道:“我只用了半成的功力,大概相当于玄极境大极位的武者的力量。你能接我三招,已经相当了不起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苦涩的一笑:“端木师姐只用了一只手。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摇了摇头,道:“我对武道的理解,要比那些玄极境大极位的武者强很得多,所以,我只用一只手,才算是公平。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之所以将修为压制在玄极境大极位,那是因为风知林就是玄极境大极位的修为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道:“你若是能够逼我用出第二只手,或者能够将我击退,那么你就能击败风知林了。”
 
    “好!我们再来!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战意强烈,又一次攻击上去。
 
    这一次,他不再只是使用龙象般若掌的第四掌,而是将前三掌也分别打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蛮象驰地!”
 
    “飞龙在天!”
 
    “龙象归田!”
 
    “龙形象影!”
 
    四掌打完,张若尘的真气微微衰退,又一次被端木星灵打飞出去,显得十分狼狈,差一点摔倒在地。
 
    “四招掌法都十分厉害,不错,相当不错。”端木星灵发出银铃般的笑声。
 
    “再来!”
 
    张若尘并不气馁,又一次向着端木星灵攻击过去。
 
    这一次,张若尘接住了端木星灵六招。六招之后,端木星灵一把抓住张若尘的胸口,将张若尘扔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在半空翻滚了一圈,稳住身体,双腿下蹬,单手撑地,并没有倒地。
 
    “越来越厉害了!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盯着张若尘,感觉到张若尘身上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强,简直就像是一头伏卧在地的蛮象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眼神无比坚定,玉净真气在体内的三十六条经脉中急速涌动,十根手指变成白玉一样的颜色。
 
    “啪!”
 
    双脚和手指下方的石板发出一声碎响,竟然裂开一道道缝隙。
 
    “龙形象影!”
 
    张若尘直接腾飞了起来,向着端木星灵攻击过去。
 
    在端木星灵看来,张若尘简直就是一分为二,变成了两个人。其中一个张若尘打出的是龙爪,另一个张若尘打出的是象掌,从两个方向攻击过来。
 
    “这是?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的脸色微微一变,将真气注入食指,点出一指,击在左边的那一个张若尘的手掌心,将左边的那一个张若尘击退。
 
    蓦地,右边的张若尘攻击上来,一掌击向她的胸口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的纤腰一弯,身体向后倒,双手撑地,抬起一条纤细的腿,踢向右边的那一个张若尘的手腕。
 
    忽然,左右两边的张若尘合为一体,双掌同时打出去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凝聚真气,打出一掌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张若尘稳稳的站在原地,端木星灵却倒飞了出去,一直向后滑行了五丈远,双腿一沉,稳住了退势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震惊的盯着张若尘,道:“刚才那才是‘龙形象影’大成的威力?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双掌收了回去,笑着点了点头,“端木师姐觉得这一掌的威力如何?”
 
    “堪比灵级中品的掌法。”端木星灵笑道:“以你现在的实力,至少有七成的机会将风知林击败。”
 
    本来,最开始,端木星灵绝对不相信张若尘能够在一个月之后,击败风知林。
 
    她之所以帮助张若尘练掌,只是想要让张若尘多一些保命的机会。毕竟,西院很难出一个像张若尘这样的天才,若是死在生死台,实在太可惜。
 
    出乎她预料的是,才半个月过去,张若尘便拥有击败风知林的实力。而且,还是她亲眼见证张若尘一步步的成长起来,简直太不可思议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却不知道,张若尘最大的底牌是空间领域。若是将空间领域的力量施展出来,张若尘有十成的把握击败风知林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多谢端木师姐这几天的帮助,要不然,我也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将‘龙形象影’修炼到大成。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笑道:“我只是怕你丢了我们龙武殿的脸面,所以才助你修炼掌法,毕竟你是我们龙武殿的黄字第一号。我突然有些好奇,半个月之后,你的修为又会强大到什么程度?”
 
    “半个月之后,生死台上,端木师姐自然会知道。既然掌法大成,就不再打扰端木师姐,我先告辞。”张若尘彬彬有礼的说道,随后,便向着黄字第一号走去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盯着张若尘的背影,眼眸闪闪,“天赋真高,要不了多久,估计就能修炼到玄极境大圆满。如此看来,尘姐倒是见到了宝贝。我怎么就不能捡到一个这样厉害的天才?”
 
    张若尘回到黄字第一号,将两枚灵晶捏在手中,继续开始修炼。
 
    吸收灵气,巩固境界。
 
    在时空晶石的内空间,修炼三天,玄极境后期的境界彻底巩固。
 
    当然,他现在的境界,只是刚刚进入玄极境后期,气湖中的真气仅仅只是气湖容量的两成左右,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达到玄极境后期,张若尘的气湖容量又扩增了十倍,能够容纳更多的真气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大力求推荐票!
 
 101.第101章 摘叶飞花
 
    龙象般若掌的第四掌已经修炼成功,整套掌法达到灵级下品武技的级别。掌法的威力,甚至堪比灵级中品的武技。
 
    掌法可以暂时不练,现在,可以着重修炼剑法。
 
    天心剑法,灵级下品的剑法,一共有十二招,张若尘现在才修炼成三招。只有将整套剑法完全修炼成功,才能爆发出剑法的全部威力。
 
    张若尘盘坐在地,脑海中浮现出十二幅图卷。每一幅图卷上面都是一个持剑的人影,人影就像是活过来,在图卷上,不断挥舞剑招。
 
    在修炼剑法的时候,张若尘情不自禁将地上的闪魂剑抓起来,开始挥动剑招,一道道剑光跟随手臂游走,散发出锐利的剑气。
 
    花费十天时间,张若尘将天心剑法的第四招“天心满月”修炼成功。
 
    花费十五天时间,张若尘将天心剑法的第五招“天心弄潮”修炼成功。
 
    又花费差不多十五天时间,张若尘将天心剑法第六招“天心风雨”修炼成功。
 
    这一次闭关,张若尘在时空晶石的内空间,待了四十三天,外界差不多过去半个月。
 
    这四十三天,张若尘不仅仅只是修炼天心剑法,也会每天服用三清真气丹,修为又有极大的提升。
 
    气湖中的真气储量,已经达到气湖容量的五成。
 
    以他现在的修为,就算不动用时空领域和龙象般若掌,也能击败玄极境大极位的武者。
 
    “明天就是与风知林决战生死台的时间,是时候出去走一走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站起身来,方圆数米之内的空间,发出“唰唰”的剑气声,就像是有一柄柄无形的剑在空气中飞行。
 
    “这是……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心头大喜,剑意境界更上一层楼,达到剑随心走的巅峰境界。
 
    剑随心走,分为四个境界:初阶、中阶、高阶、巅峰。
 
    玄极境武者之中能够修炼到剑随心走中阶的人都很少,一旦修炼到中阶,在玄极境武者中也算是强者。黄烟尘和端木星灵都是中阶的境界。
 
    张若尘拥有前一世的武道记忆,以及强大的武魂,竟然在玄极境后期就修炼到剑随心走巅峰的境界,只差一步,就能跨入剑心通明的境界。
 
    达到剑随心走的巅峰境界,就算是在路边摘在一根树枝,一片草叶,也可以当成剑来用。
 
    使用树枝、草叶,就能杀人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气质发生明显的变化,就像是一位少年剑神。
 
    来到黄字第一号的院落中,突然,听到身后传来异响,张若尘的眉头一皱,沉声道:“什么人?”
 
    张若尘一脚踏在地上,将一片树叶震飞起来,落入手指间,将真气和剑意融入树叶,手指一抖,树叶就像是利刃一般飞出去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远处的墙壁,被树叶击穿,留下一道裂缝。
 
    一只黑色的猫,从墙壁后面飞踹了出来,惊声道:“摘叶飞花!少年郎,不得了,小小年纪居然就达到随心巅峰境界,再过不了多久,岂不是就要达到剑心通明的境界?”
 
    张若尘看着小黑,收回体内的真气,道:“你又去偷书了?”
 
    小黑双脚走路,人立而起,两只爪子中抱着一本厚厚的书籍,道:“我被封印在乾坤神木图中十万年,完全与外界脱节,自然要多看书,了解这十万年来昆仑界的变化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点了点头,觉得小黑说得很有道理,他也觉得应该抽时间多看书,了解最近八百年来发生的大事件。
 
    多了解一些,总不会有坏处。
 
    “跟我出去一趟,去看一看四哥的伤势是不是已经痊愈。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小黑的双脚一蹬,一个飞跃,跳到了张若尘的肩上。
 
    它趴在张若尘的肩上,只顾着看书,根本不理会张若尘到底要去什么地方?
 
    张若尘与张少初只见过一次面,谈不上亲情,但是,对这一位四哥还是很有好感,闭关结束,就打算去看望他。
 
    柳乘风与三个云武郡国的新生正向龙武殿的方向赶去,在半路上见到张若尘,顿时大喜,立即迎了上去。
 
    柳乘风道:“九王子殿下,你终于出关了!大事不好啊!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 
    柳乘风还没开口,旁边的一个新生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九王子,你闭关的这一个月时间,四方郡国一直都在打压我们云武郡国的学员,好几位学员都受了重伤,别的人也多多少少被他们欺负,实在是苦不堪言。”
 
    “而且,我还听说,两个云武郡国的学员外出做任务,无故失踪,很可能就是四方郡国的学员在背后下了黑手,将他们杀死在了外面。”
 
    另一个新生道:“四方郡国的那些学员不敢闯进龙武殿,便对我们下手,就连我都被打了三次。现在见到他们,只能躲着走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没有想到事态会发展成这样,道:“学宫的长老难道不管?”
 
    柳乘风道:“为了磨砺学员,增加学员的竞争力,学员之间的争斗,学宫的长老一般不会插手。况且,他们还有司徒长老撑腰,在西院就更加横行无忌。”
 
    柳乘风低声的道:“司徒长老在西院的地位,仅次于院主和两位副院主。现在,西院的大小事务,几乎都是司徒长老在管理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算是明白过来,只要四方郡国的学员不在明面上将别的学员杀死,就不算违反院规,不会受到责罚。
 
    至于那两位失踪的学员,谁能证明他们已经死了?谁能证明是四方郡国的学员对他们下了暗手?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他们这是在报复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和紫茜在第一轮学宫考试的时候,杀死了近百位四方郡国的年轻武者,四方郡国现在就对云武郡国的学员发动了报复,甚至,想要将云武郡国的学员全部撵出西院。
 
    一位新生有些愁眉苦脸的道:“这一个月来我是受够了!九王子殿下,你明天一定不能败,你若是败给了风知林,那我们云武郡国的学员就彻底败了,肯定会被四方郡国的学员打压得更狠。”
 
    另一位新生点了点头,叹道:“若是连九王子殿下都败了,我是不敢继续待在西院,只能回云武郡国。”
 
    另外两个新生也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大家放心,既然四方郡国的学员要发起争斗,那我就陪他们斗一斗。对了!柳乘风,你们来找我到底是因为什么事?”
 
    柳乘风一拍额头,道:“差一点将正事给忘了!我收到消息,四方郡国的聂玄、王朗、谢昭武,带着一群学员要去找四王子张少初的麻烦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眼神一沉,道:“又是聂玄,难道上一次的教训还不够?”
 
    柳乘风道:“他们之所以选择今天晚上对四王子下手,主要是为了影响你的心境。只要你的心乱了,明天在生死台上的战斗就必定会败。”
 
    在生死台上的战斗,一旦败了,那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立即带我去四哥的住处,我倒要看看,今天谁敢动手。”
 
    柳乘风对张若尘很有信心,带着张若尘与另外三个新生,向着张少初的宿舍的方向快速赶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是新生第一,所以,可以居住在龙武殿,享受最好的待遇。
 
    新生前十和西院排名前一百的学员也可以拥有单独的宿舍,虽然不如龙武殿那么豪华,至少也十分舒适,适合修炼。
 
    至于别的学员,就只能居住普通宿舍,四个人居住一间房屋。
 
    张少初只是普通学员,居住的就是这样的宿舍。他的三个室友被聂玄打得鼻青脸肿,扔飞了出去,趴在地上不停吐血。
 
    聂玄一只手抓住张少初的衣襟,将张少初从地上提了起来,脸上带着阴冷的笑意:“张少猪,你的两条手臂已经痊愈了?可是我的手,却永远的废了。你说怎么办?”
 
    聂玄的手掌被张若尘割断,于是就手腕的位置安装了一柄真武宝器级别的短剑,将剑体镶嵌在手腕里面,与手臂中的经脉连接在一起。
 
    “不是张少猪,是张少初。”张少初紧咬着牙齿,低声的道。
 
    他对聂玄还是有些惧怕,说话十分没有底气。
 
    聂玄的手臂一抬,一柄锋利的剑放在了张少初的右边耳朵上面,只需要轻轻的向下一划,就能将他的右耳斩下。
 
    聂玄狞笑道:“嘿嘿!只要你说张若尘是胆小鬼,是缩头乌龟,我就放你这一次。怎么样?”
 
    站在一旁的王朗、谢昭武,还有别的那些四方郡国的武者全部都露出戏谑的笑容。
 
    张少初十分愤怒,虽然害怕,却依旧鼓起勇气,道:“你在做梦,信不信九弟会将你的另一手也斩掉?”
 
    聂玄的脸色一沉,道:“不知好歹!”
 
    聂玄的手臂猛然向下一挥,就要将张少初的右朵斩下。就连张少初都被吓得全身冒汗,闭上了眼睛,嘴里发出了一声惨叫。
 
    可是,无论聂玄如何用力,镶嵌在手臂中的剑就是无法落下去。
 
    剑锋被两根手指死死的夹住,停在了半空。
 
    那两根手指的主人,自然就是张若尘。
 
    “啪!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手指变成玉白色,两股真气涌到指尖,产生出一股绞劲,将那一柄剑给震断。
 
    一股强大的力量,从剑体传到聂玄的手臂,震得聂玄浑身一痛,向后倒退,差一点撞在墙壁上。
 
    聂玄将手臂抬起,看着断掉的剑,脸上露出惊色,道:“竟然用两根手指夹断了三阶真武宝器级别的剑!”
 
    “哐当!”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