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有一天,我会超越他

- 编辑:admin -

总有一天,我会超越他

   张若尘道:“你放心,生死台上,你要为你的弟弟报仇,我也要为我的四哥报仇,到时候我会打断你的双臂。”
 
    “哏哏!我等着!我们走!”
 
    风知林的手臂一挥,带着那些受伤的学员,纷纷离去。
 
    生死台可不是闹着玩的地方,短短一个月的时间,张若尘想要击败风知林,这是不可能的事!
 
    “你确定你自己想清楚了吗?登上生死台,生死不由命!”端木星灵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淡淡的一笑:“端木师姐,多谢你出手为我解围,但是,我和风知林的恩怨终究需要我们自己来解决。生死台,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地方。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微微高看了张若尘几分,突然觉得,这一个新生第一的天才,有些顺眼了起来。
 
 97.第97章 真相大白
 
    张若尘将一枚疗伤用的圣涅丹服进张少初的嘴里,将他背起,向着龙武殿的方向走去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背着双手,挺着圆润的酥峰,走在张若尘的后面,有些鄙夷的盯着张少初,一双眉头皱得很紧,道:“张若尘,他真的是你哥?我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一个王子!”
 
    张若尘见过八王子、六王子、五王子、三王子,可是在他们的身上,根本感受不到兄弟之间的亲情。
 
    虽然,张少初长得不如那几位王子俊逸,可是却敢在张若尘最危险、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站出来帮他,就凭这一点,就值得张若尘叫他一声四哥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又道:“张若尘,你不会是要将这个胖子背去龙武殿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他受重伤,我难道不可以带他回去养伤?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立即拦到张若尘的前面,双手叉腰,道:“不行,龙武殿不许男子进入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谁规定的?”
 
    “这是西院的规矩!”端木星灵的脸蛋一歪,一副很高傲的样子。
 
    张若尘根本不理她,从她的身边走过,走进了龙武殿的大门,“我能进入龙武殿,四哥自然也可以进入龙武殿。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追了上去,道:“我们只所以没有为难你,那是因为,你的天赋得到了我们的承认。要不然,你昨晚能够安然无恙的走出龙武殿?”
 
    张若尘像是听不到端木星灵的话,直接向着黄字第一号走去。
 
    突然,张若尘停下脚步,嘴里发出一声轻咦,盯着上方的匾额,道:“怪了!这里明明是黄字第一号,怎么变成了地字第一号?”
 
    偏殿上面的匾额,果然写着“地字第一号”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记忆力相当强,确定自己没有做错路。那么,就只有一种可能性——偏殿上面的匾额,被人换过。
 
    谁这么无聊,将地字第一号和黄字第一号的匾额给换了?
 
    张若尘将青铜钥匙取出,插进锁孔,发现锁也打不开。很显然,锁也被换了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的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神色,眼睛轻轻的眨巴,低声的道:“张若尘,你走错路了,黄字第一号在对面,这里是地字第一号,是尘姐居住的地方。”
 
    “不可能,昨晚,我来的就是这里,绝不会有错。”张若尘坚定的道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道:“说不定,昨晚天色太暗,你记错路了!”
 
    “没有这个可能性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将青铜钥匙抽了出来,转过身,盯着端木星灵,道:“若是这里是地字第一号,那么只有一个可能,昨晚,有人将地字第一号和黄字第一号的匾额和门锁都换了,就是想要引我进入地字第一号。我说得对吗?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眼神,紧紧的盯着端木星灵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做了亏心事,眼睛盯着地面,道:“谁会那么的无聊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西院,没有人敢闯龙武殿,外人根本不敢进来。龙武殿中只居住着三个女魔头,分别是洛水寒、黄烟尘、端木星灵。黄烟尘自然不会这么做,那么会做这件事的人,就只有你和洛水寒。到底是谁呢?我们去问洛水寒,不就有结果了!”
 
    “不用了,是我!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最终还是承认了,努力的挤出一个笑容,道:“其实,我只是想要和你们开个玩笑,谁都没有想到会造成昨晚那样不可收拾的局面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叹了一声,道:“我就觉得今天早上见到你的时候,你就很奇怪,原来真的是你。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你知不知道昨晚差一点害死了我,也差一点害死了黄烟尘?”
 
    一切都真相大白!
 
    端木星灵也有些愧疚,装出十分可怜的样子,道:“都说了,人家只是想要和你们开个玩笑,谁会想到你会去偷看尘姐沐浴?再说……你可是捡了大便宜。对了!你和尘姐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我去见她的时候,她一直在哭,我从来没有看见她哭过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心头有些愧疚,毕竟昨晚真的是他误会了黄烟尘,还将黄烟尘打成了重伤。
 
    真要说起来,最冤的人是黄烟尘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一个玄榜武者,还是公认的女魔头,她竟然会哭?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使劲的点头,道:“真哭了,哭得可伤心了。你是不是将她打成重伤之后,又对她做了禽兽不如的事?”
 
    “她这么给你说的?”张若尘问道。
 
    “当然不是。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又道:“我问了,她没说。所以,我才问你啊!”
 
    昨晚,张若尘毕竟是将黄烟尘全身上下都看完了,而且,还将她打成了重伤。张若尘微微思索了一下,道:“是我对不起她。”
 
    “你真的对她做了禽兽不如的事?”端木星灵瞪大了一双眼眸子,露出吃惊的神色。
 
    “或许算!”张若尘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其实,张若尘是一个相当纯洁的少年,所以并没有真正理解端木星灵所说的禽兽不如的事。
 
    上一世,他一直醉心于武道,很少接触到男女之事。就算与池瑶公主相恋,那也是相当纯洁的恋情,最多只是相互拉一拉手。
 
    所以,男女关系上面的事,他甚至还不如端木星灵懂得多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我还是当面去和她解释清楚!”
 
    “不要。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再次拦住张若尘,道:“尘姐若是知道,是因为我,才将她害成那个样子。她肯定会恨死我!”
 
    张若尘盯着端木星灵,道:“那岂不是要让我一直背黑锅?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想了想,又道:“再说,你现在去解释也没有用,她见到你,就恨不得杀了你。她若是要杀你,只需要动一动手指头就行了,还会听你解释?要不这样,我们做一个交易,你帮我隐瞒昨晚的事,我帮你劝尘姐,让她饶你一命。怎么样?”
 
    “她真的非杀我不可?”张若尘问道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点头,道:“谁叫你对她做出……那样的事,若是我的话,也肯定要将你碎尸万段。当然,若是我帮你说几句好话,再劝一劝她,说不定她会放过你。”
 
    “她又那么容易放过我?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笑道:“尘姐虽然被那些学员称为‘女魔头’,‘冰山美人’,可是我却知道,她一直都喜欢天资绝顶的天才,立誓要嫁给天下最优秀的男子。”
 
    “比如,天魔岭三十六郡国的第一天骄张天圭,就一直被她挂在嘴边,对他称赞不已。你的天资还算不错,虽然比张天圭差了一些,但是,只要你肯努力,将来的成就绝对不低。”
 
    “尘姐说不定还是会看上你,到时候你既能保住性命,又能抱得美人归,何乐而不为?哎!毕竟,你们都已经那样了!”
 
    “七王子,张天圭!”张若尘念道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的眼睛一亮,道:“对啊!我怎么忘了,张天圭就是云武郡国的七王子,正是你的七哥。”
 
    “天魔岭三十六郡国的第一天才?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的眼中罕见的露出佩服的神色,道:“张有圭可比你要强太多了!他十六岁的时候,就已经达到玄榜第三,成为年轻一代之首。”
 
    “十七岁的时候突破地极境,以第一名的成绩,成为云台宗府的内门弟子。”
 
    “现在,他已经二十岁,谁都不知道他的修为又达到何等程度?这样的天之骄子,百年都难得出一个。张若尘,你十六岁才达到玄极境中期,与你的那一位七哥差得太远了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淡淡的道:“总有一天,我会超越他。”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