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臂一挥

- 编辑:admin -

手臂一挥

  聂玄的手指断裂,嘴里发出一声闷声,狼狈不堪的向后倒退。
 
    他远远的盯着张若尘,手臂颤抖得更加厉害,手指传来疼痛让他的额头上冒出一滴滴冷汗。他的中指已经断了。
 
    其实,张若尘也不好受,手掌传来一股火辣辣的疼痛,一滴滴鲜血从掌印涌出。他捏着拳头,血液不停从五指中流出,滴落在地。
 
    聂玄的战力,比青幽还要强大一筹。
 
    霍星王子站在远处,盯着聂玄和张若尘的战斗,眼神越来越冷,道:“他才玄极境中期就能与玄极境中极位的武者抗衡,不能再让他活着,不然肯定会成为四方郡国的心腹大患。”
 
    谢昭武站在霍星王子的身旁,谄媚的笑道:“王子殿下何必要担心?聂玄还没有施展出玄极境中极位的武者的真正力量,若是施展出来,张若尘恐怕连他一招都接不住。”
 
    霍星王子点了点头,道:“玄极境小极位的武者,可以做到血气凝兽。玄极境中极位的武者,可以做到血气凝兵。一旦爆发出这两种血脉的力量,聂玄要击败张若尘,的确是轻而易举的事。”
 
    谢昭武笑道:“聂玄应该还有底牌,不会轻易动用这两种力量。毕竟只是对付一个玄极境中期的武者!”
 
    这一切自然都是霍星王子在背后策划,只不过他现在还是新生,与张若尘没有血仇,所以才利用风知林去对付张若尘。他只需要在背后看好戏就行了。
 
    聂玄忍住手指传来的疼痛,叫道:“好!好一个新生第一,果然不是一般的玄极境中期武者可以比拟。既然如此,那就让你见识一下,我修炼出来的灵级下品武技,幻影手!”
 
    聂玄一边踩着步伐,双手一边划动,五指和手臂形成一道道幻影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眼睛一眯,即便是将真气注入眼脉,也很难看清聂玄的招式。
 
    不得已,张若尘不得不将空间领域释放出来,方圆三十米的空间,所有一切全部都受他的掌控。
 
    借住空间领域的力量,张若尘终于看清聂玄的手印和招式。
 
    “聂玄是玄极境中极位的武者,以我现在的修为,与他硬拼,绝对是十战九败。必须要在他施展出血脉的力量之前,将他击败,甚至废了他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十分清楚的知道自己和聂玄之间的差距,现在,只有一招的机会。把握住这一招,他就能取胜。若是把握不住,他的下场会比四王子张少初更惨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快速冲过来的聂玄,将时空晶石捏在手中,藏在衣袖里面。
 
    “张若尘,你能败在我的幻影手之下,已经相当了不起。”聂玄的脸上带着疯狂的笑意,十多只手影,同时向着张若尘打过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身体向左一个侧翻,以极快的速度,从时空晶石的内空间,将一尺长的索命镰刀取出。
 
    他的手臂一挥,索命镰刀在空气中划过,将聂玄打出的一只幻影手割断。
 
    血光闪现!
 
    一只血淋淋的手,掉落在地。
 
    “啊……我的……手……”
 
    聂玄惨叫一声,捂着不停涌血的手腕,痛得差点晕厥过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岂能放过如此好的机会,一脚揣在聂玄的胸口,将聂玄踹飞了十多米远。
 
    聂玄刚刚想站起身,一只重重的脚掌踩在了他的胸口,将他胸口的骨头踩得“咯咯”直响,像是要将他的胸口踩得塌下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将索命镰刀放到聂玄的脖颈边上,道:“别乱动!要不然,待会就不是割断你的手腕那么简单!”
 
    聂玄愤怒无比,若不是张若尘突然从衣袖中取出一柄镰刀,割断了他的左手,他怎么可能会败在一个玄极境中期的武者手中?
 
    “敢废我左手,今天,你绝对没有好下场!”聂玄紧咬着牙齿说道。
 
    远处,风知林和别的那些学员久久之后才反应过来,立即冲过去,将张若尘围在中央。
 
    “哗哗!
 
    所有人都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,将真武宝器级别的兵刃取出,像是要将张若尘大卸八块。
 
    “混蛋,还不立即放开聂玄?”一位学员提着一柄战刀,指在张若尘的胸口,只要再向前一伸,就能破开张若尘的胸膛。
 
    张若尘咧嘴一笑,将索命镰刀放在聂玄的脖子上,道:“谁敢动一下,我就割下他的头。”
 
    “是吗?你信不信我先打碎这一头肥猪的人头?”
 
    风知林捏住张少初的脖子,将他拖到张若尘的面前。
 
    风知林运转真气,脸上带着狞笑,手掌按在张少初的头顶,道:“张若尘,还不立即放开聂玄,放下手中的镰刀。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他?
 
    张少初被吓得浑身发抖,嘴唇直哆嗦,道:“九……九弟,不要……不要管我……,你放了聂玄,你就……死定了!”
 
    “啪!”
 
    风知林的五指合并,捏成掌刀,劈了下去,将张少初的右臂的骨头打断。
 
    “啊……”
 
    张少初惨叫一声,痛得五官扭曲,浑身冒汗,就连嘴唇都变成乌黑色。
 
 96.第96章 生死台
 
    风知林的眼中带着冷笑的神色,五指再次并在一起,就要将张少初的另一只手臂劈断。
 
    “够了!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风知林要劈下去的手停住,冷笑道:“九王子殿下,你终于想通了?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眼神冷沉,将放在聂玄脖子上的索命镰刀松开,扔到地上,道:“你放开四哥!”
 
    就算他用聂玄的性命胁迫风知林也没有用,因为风知林根本就不在乎聂玄的死活。
 
    “这就对了!”
 
    风知林看到张若尘放开了聂玄,嘴角露出一丝狞笑,手掌还是无情的劈了下去,将张少初的另一只手臂的骨头打断。
 
    随后,风知林将痛晕过去的张少初扔到了一边,讥诮的盯着张若尘,得意的笑道,“九王子殿下,这里是武市学宫,不是云武郡国,一切以实力说话,该低头的时候,你就得低头。一起动手,先废了他的双手双脚。”
 
    二十多位学员,同时向着张若尘攻了过去,似要将张若尘分尸。
 
    张若尘根本不看那些攻过来的人,冷冷的盯着风知林,一步步走了过去。
 
    他的手臂一伸,抓住一个攻过来的玄极境后期的学员的手臂,另一只手猛然打了出去,啪的一声,那一个学员的手臂被张若尘一掌拍断。
 
    “嘭嘭!”
 
    张若尘双掌同时伸出,接住前面斩过来的三柄战剑,一股玉白色的真气从体内爆发出来,将那三个学员震飞出去,将三柄战剑全部卷进衣袖。
 
    衣袖一甩,三柄战剑又飞了出去,同时插穿刚才那三个学员的大腿,将那三个学员钉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“啊……”
 
    三位学员,同时惨叫一声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一个玄极境小极位的学员,在张若尘的背上劈了一刀,发出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。
 
    张若尘穿着冰火麒麟甲,挡住了刀锋,并没有被劈伤。
 
    那一个玄极境小极位的学员微微诧异了一下,就看见张若尘转过身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。
 
    那一个玄极境小极位的学员的眼神变得狠辣,又是一刀劈出去,斩向张若尘的手臂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张若尘一掌打在他的胸口,同时捏住他的手腕,夺过他手中的战刀。
 
    手臂一挥,战刀横拍了出去,拍在那一个玄极境小极位学员的左脸,嘭的一声,将那一个玄极境小极位的学员打得晕厥过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在武技的运用上面的确十分精妙,可是他面对的毕竟是二十多位学员,其中还有不少老生。一连串的战斗之后,张若尘的身上也留下数道血淋淋的伤口。
 
    这一场战斗,将很多学员都吸引过来。
 
    他们看着被二十多位学员围在中央的张若尘,全部都露出怜悯的神色,不用猜都知道,那一个新生第一的天才,今天怕是凶多吉少。
 
    在武市学宫,并不禁止武斗,反而十分鼓励学员之间的武斗。当然,前提是不能闹出人命。
 
    谁敢故意杀人,武市学宫也会将他处死。无论你天赋多高,若是在武市学宫之中故意杀死别的学员,那就是死罪。
 
    这就是霍星王子不敢亲自露面的原因,他必须要借助风知林的手来除掉张若尘。
 
    因为,武市学宫还有另一条法规,若是两个学员之间有血仇,比如,自己的至亲被对方杀死,那么在学宫之中是可以复仇。
 
    风知林的亲弟弟被张若尘杀死,风知林在万分悲痛的情况下,为自己的弟弟报仇雪恨,这有什么错?
 
    所以,就算是学宫的长老,也不好插手进去。
 
    恩怨仇杀,自己解决。
 
   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张若尘必死无疑的时候,一个美丽娇小的身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。
 
    她的一双玉手,轻轻的托着雪白的下巴,盯着被二十多位学员围在中央的张若尘,露出一丝笑意:“有意思!真有意思!”
 
    看到那一个从人群中走出来的娇小身影,周围的那些学员全部都惊恐无比,立即对着她拱手行礼:“拜见端木师姐!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看也不看那些行礼的学员,脸上带着笑意,向着那一群正在和张若尘交手的学员走了过去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